大都市酒庄欢迎您! [请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订单 会员中心
购物车 0

您的购物车还没有任何商品!

收藏本站

玛歌庄园

来源:http://www.wine.cn/ DATE:2014-09-29 12:01:59

      


    早在12世纪时,“拉曼•玛歌”这个名字就已经出现了,只是那时园中还没有葡萄。虽然拉曼•玛歌的历届庄主在当时也都是贵族以及重要人物,但是直到Lestonnac家族接管之后,庄园才开始蓬勃发展并有了如今的辉煌。


    Lestonnac家族在1572到1582的这十年间将整个庄园的产业进行了重组,并从长远角度考虑,在梅多克产区开始放弃谷类作物种植而改种葡萄。玛歌庄园成为了酿酒艺术的圣地,在波尔多众多庄园如雨后春笋般出现时,玛歌庄园早已以领导者的姿态屹立于葡萄酒之林。


  经过了几个世纪和几代人的努力,高超并不断革新的的酿酒技术使玛歌庄园的葡萄酒最终成为了极品佳酿。那些为庄园发展做出过不朽贡献的庄主和经理们,是值得我们铭记的,尤其是十八世纪初期的Berlon先生。他是第一个将红葡萄与白葡萄分开酿酒的酿酒师(在当时,红葡萄及白葡萄是混在一起的)。他同时也是第一个坚持主张不在早晨采摘葡萄的人,他说“早晨的葡萄上面挂满了露水,如果你那时采摘,葡萄的颜色和味道都会被露水所冲淡”。现代化的葡萄酒酿造法已经初现端倪。Berlon同样非常了解土壤的重要性,正如他早已知晓了条件最优越的地块一样。土地的影响力开始逐渐显现出来,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加上人类的不懈努力,终于造就了丰收。


  1705年,伦敦公报第一次公布了波尔多葡萄酒的销售量,玛歌230桶的销售成绩令人瞩目。1771年份的葡萄酒第一次出现在佳士得拍卖行的目录中。英国首相罗伯特•沃尔普是英国的精英中偏爱干红的最好例子:他每3个月购买4桶玛歌红葡萄酒,但他每次都不付钱!“波尔多葡萄酒”的声誉传到了大洋彼岸,后来,美国驻法国大使托马斯•杰斐逊描述了波尔多地区的佳酿的等级分别,将玛歌庄园所产的葡萄酒放在了第一的位置。他订购了1784年的玛歌红葡萄酒,他认为没有比这瓶更好的酒了。正是在18世纪初,伟大的波尔多葡萄酒开始被世界认知,并建立了一套非正式的分类体系。没有先前对于“葡萄酒”的观念,所有的一切也许就不可行了,即:风土气候、该风土气候下的红酒,该风土气候下的庄园。约瑟夫•徳菲梅尔在18世纪中拥有了最好的土地,种植着经过精挑细选的葡萄品种。他意识到好的葡萄酒只有出自梅多克地区的碎石斜坡上。法国大革命结束了波尔多的金色时期,玛歌庄园的庄主Elie du Barry被雅各宾党送上了脚手架。玛歌庄园的藤蔓、树林、田野和工厂也被革命家们作为国有资产出售拍卖。


  Joseph的侄女,Laure de Fumel,成功地从“Citizen”Miqueau那里买下了庄园。Miqueau无力经营致使庄园完全垮掉,就连桔园也无法继续正常运作。Laure de Fumel是Lestonnac、Pontac和Aulède家族的唯一后裔。这些家族细心经营玛歌庄园长达三个世纪。革命岁月使得她对自己的庄园有了更多的勇气和热情。1801年她将庄园拍卖。土地最终购买者是一位名叫Bertrand Douat的巴斯克人。Bertrand Douat是一位具有相当地位的la Colonilla侯爵,他从西班牙携带了巨大财富来到法国。另外,他还是一艘船的船主,并是西班牙政府与俄罗斯易货协议的谈判代理人。我们至今对La Colonilla侯爵在庄园内建造的富丽堂皇的住所钦佩不已。建设工作始于1810年,当时La Colonilla已经70岁了。从未住进过新建的庄园的他于1836年辞世。la Colonilla伯爵Bertrand Douat并不是玛歌庄园的唯一拥有者。就如同对葡萄树一样,他对于波尔多而言也同样非常陌生,但在历史上却留下了重要的印记。


  De la Colonilla的孩子们对庄园并不感兴趣,随后将其转卖给了Alexandre Aguado。与De la Colonilla不同的是,Aguado是一个真正的西班牙人侯爵。他是当时第一位买下波尔多庄园的银行家。Aguado放弃了所有的金融投资项目并很快的成为了Rossini的赞助人,继续谱写“玛歌庄园”辉煌篇章。他于1836年辞世,当时他还非常年轻。死后他将相当数量并极其珍贵的意大利和西班牙画作留给了卢浮宫。直到这庄园由Ginestet家族卖给了Andre Mentzelopoulos前,他始终都保留着的重要遗物是一块最原始完整的拿破仑奖章。1879 年,Aguado侯爵的儿媳Emily Macdonnel,将庄园卖给了Pillet-Will伯爵。


  幸运与不幸在19世纪的葡萄园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与其他波尔多的名园一样,玛歌庄园也先后经历了世界经济大萧条、霜霉病、根瘤蚜虫等灾害。然而葡萄园却长久的保存下来。经过一轮又一轮的庄园经理精心照料下,葡萄园仍然保存的相当之好。继Pillet-Will死后,他的财产都归于他的女婿特雷穆瓦耶公爵名下,他曾是吉伦特派(法国大革命时共和党)的激进的右翼派分子。但他在1910年的大选中落选。也许正因为如此,他无心理睬庄园,去忘记不愉快经历。

  1977年,对于玛歌庄园来说,Andre Mentzelopoulos是一个跨时代的人物。当时,波尔多的葡萄酒刚刚经历了严重的经济危机和丑闻,投资者没有兴趣投资酒庄,庄园业主也没有能力投资于自己的产业。Andre Mentzelopoulos却感觉机会来临,于是在不期望短时间内有回报的情况下加大资金的投入。但疲软的市场投资仍旧令人绝望,而且距离20世纪末那个“波尔多黄金时代”已经很多年了。于是,他对庄园进行了大范围的改革:使庄园在排水系统、新的种植园的开拓以及酿造工艺等方面得到很大改善。Andre Mentzelopoulos都还没来得及分享玛歌庄园丰收的喜悦就于1980年去世了。

  他的女儿Corinne Mentzelopoulos从父亲手中接过了重担。在整个团队和酿酒师Emile Peynaud(他珍视和Andre Mentzelopoulos的一起工作的回忆,也清楚他不能让整个正在关注着他一举一动的葡萄酒界失望)的支持下,Corinne开始投身于玛歌庄园的事务中。在此之前她从没接受过任何葡萄酒培训,但很快就全身心地投入到了玛歌庄园的事业中了。1983年,一个有酒类博士学位的农艺工程师Paul Pontallier也加入玛歌庄园的大家庭,接替了即将从玛歌庄园离任退休的Philippe Barre的工作,成为了总监。Andre Mentzelopoulos此前推行的投资项目继续得到贯彻。1982年,国际市场对波尔多葡萄酒的需求剧增,而这对玛歌庄园来说是一项新的挑战。对这个顶级庄园第一个表现出热情的是美国市场,随后是有着较为传统鉴赏能力的英国和德国市场,之后日本也加入浪潮。随后香港、新加坡、前苏联和中国的热情买家也争相追逐玛歌葡萄酒。

  1990年到任的Philippe Bascaules增强了庄园的管理团队。他与Paul Pontallier一样,是位农业工程师。2000年,Philippe Bascaules朝着研发职位方向努力,不放过任何一个有可能改善玛歌葡萄酒品质的机会,并寻找葡萄酒酿造细节方面的创新,进行细微调整。他也从未让世界上葡萄酒的爱好者失望过。

  中国的最高领导人——现任国家主席胡锦涛当年出访法国的时候,曾经到过波尔多访问,所参观的庄园就是玛歌庄园,这也是迄今为止惟一一家接待过“咱领导”的波尔多一级酒庄。当时庄园拿出请胡主席品尝的酒,就是1982年的玛歌庄园(上世纪八十年代波尔多最好的年份)的酒,国际著名酒评家罗伯特·帕克Robert Parker曾经给予99分(满分为100分)的极高评价。

葡萄园具体状况

  玛歌庄园(Chateau Margaux)目前拥有土地面积为262公顷,其中红葡萄园80公顷,白葡萄园12公顷。葡萄种植比例上,红葡萄为75%赤霞珠,20%美乐,3%品丽珠,2%小维度,白葡萄为100%长相思。葡萄植株的平均树龄为45年。玛歌庄园是在众多波尔多名庄中比较恪守传统的酒庄,庄园不仅坚持手工操作,而且仍然百分百采用橡木桶,即使像拉图、奥比良这样的名庄早就应用了不锈钢酒槽发酵。

酿造工艺&品鉴记录

  酿造工艺:红葡萄酒在橡木桶中发酵,并在新橡木桶中陈年18-24个月,使用蛋白澄清;白葡萄酒在橡木桶中发酵,在橡木桶中陈年6-8个月。

  Chateau Margaux(正牌):玛歌庄园不仅具备玛歌村红酒优雅柔顺的特点,而且最难得的是玛歌庄园的酒经常将优雅与强劲、细致与浓厚这些看似对立的特点,以非常巧妙的姿态结合在一起,而且非常的耐久藏。多层次的芳香,带有成熟黑加仑、辛辣的香草味和紫罗兰香气。玛歌庄园也是法国国宴指定用酒。这可不是个小事儿,法国葡萄酒“好手如云”,玛歌庄园能够胜出,可以说是登上“武林盟主”的宝座了。

  Pavillon Rouge du Chateau Margaux(副牌):主要由树龄为10年,有时为15年或者更长的年轻葡萄树的果实酿造而成。使用与正牌酒相同的酿造法,但却比正牌酒早3或4个月装瓶,发展成熟也更早些。副牌酒中的精品,酒体丰富饱满、果香浓郁,适合较年轻时饮用,但是在好年份具有极佳的陈年能力。

  最佳年份:

  玛歌庄园(正牌):1983、1990、1995、2000、 2003、 2005、2009、2010






公司简介隐私声明联系我们加入大都市经销招商

购买前请确认到达法定饮酒年龄!大都市网站不销售任何含酒精产品给18岁以下人士!

关闭

订购热线

0771-5739198

0771-5739138